異國婚姻的浪漫,近期生下日本混血寶寶,幸福變成一家3口

蒼太&Yuri 的愛情故事

五六年前,還在日本留學的Yuri,每天拖著沉重步伐的往學校走去,又要開始鴨子聽雷的課程,又要開始孤拎拎的吃飯,想到就恐慌無力。原以為我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到一年後回台灣,卻在命運安排下的某天上完課後, 一樣完全聽不懂老師所教的到底是英文還日文, 正感到很受挫且一邊收拾書包的我,完全沒發現位置前面站了一個日本人。

他突然一句:Are you Japanese?讓我緊張到不行,用中文就急忙想澄清自己是台灣來的, 當下 那個長得很像木村拓哉演的日劇CHANGE裡鳥巢頭總理的日本人, 睜大雙眼看著我,頓時我們倆都臉紅笑了。跟木村一樣,偏迷你的身高,一頭自然的微捲褐髮,一樣的深色膠框眼鏡, 對當時完全就是土包子的我而言, 所有日本偶像裡也只知道木村拓哉, 雖然很誇張,但當下真以為木村就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。(誰知道,現在結婚後,他是個木瓜倒頭栽…)

呆傻的站了一會兒後,這位英文也不是很好的小木村, 透過老師從中翻譯,我知道了他自告奮勇的說要幫我買課本。第一次,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,當天晚上我因為多了一位長得像木村的朋友而開心到失眠,而這也是我們台日夫妻相遇的第一幕…..

在幾天後突然接到小木村打來, 他劈哩啪啦的滿口日語讓我不僅完完全全的聽不懂,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。這次沒了英文老師從中的幫助,我們倆靠著僅會不多的英文單字, 亂七八糟的拼拼湊湊,才知道他說書已經買到了,想要快點拿給我。雖然只是簡單地一段話,我們卻搞了快二十分鐘才似懂非懂地理解彼此想說的話,而在掛上電話這頭,我滿頭大汗但卻一直傻笑,因為不知道為什麼,就是心裡好暖。

只是依舊搞不太清楚狀況的我,在下課時看到小木村赫然出現在教室門口, 那瞬間我緊張的心真的要往嘴巴裡跳出來。腦海裡不斷浮現,害啊啦害啊啦…剛剛他電話裡不是只說書買到了而已? 啊怎麼一下子人就出現在這邊了啦…還是他有說我沒有懂?啊災?!根本聽不懂這個人想說什麼,兩個人的英文又派不上用場,到底該怎麼辦…心裡就這樣邊想邊抱怨,腳卻不由自主地硬著頭皮往教室門口走去。

此時,小木村(還來才知道叫蒼太)悠悠哉哉的拿著課本並對著我傻笑, 而我緊張到只想的到要問多少錢這基本款問題, 才發現…可惡!我怎麼沒帶到裝紙鈔的錢包! 管他的,乾脆就把我身上所有僅剩的零錢都給他再說了, 心裡邊默想邊緊張的將身上所有的零錢都往小木村的手上倒了出去。

誰知道,零錢們像長腳般的往他手掌外奔騰跳躍,笨拙的我看著零錢掉滿地, 想都沒想的就趕緊蹲下撿,瞬間我糗斃了, 但抬起頭時竟發現小木村也蹲在我身邊幫忙努力的撿。對到眼後,我們又都笑了。第二次,多虧了長腳的零錢們,我們順利的交換了手機信箱。而我一直以為我們就只是這樣… 直到一個禮拜後,收到小木村努力用英文拼打出的簡訊,說他想邀我假日一起去圖書館看書。當下說真的我沒想太多就答應了。只是你們知道嗎?前一晚我一樣因為有人關心而開心到又失眠了,就這樣開序我們的戀愛了~